无声之翼

  起源是群友提到了hagi穿碎花裙,然后摸了

关于名柯的粮还是p站香这件事

激情摸鱼,灵感来源p站大佬マイマイ。的短漫

【名柯同人】死前忙碌的我们死后依旧忙碌(6)

*观看前清先阅读合集第一篇注意事项



第六章:麻烦的人和麻烦的事混在一起简直就是麻烦他妈给麻烦开门麻烦到家了





  滴滴滴——滴滴滴——

 

“萩原,你的电话响喽”


 “呜—不想接,好想休息——”

  

  萩原研二和诸伏景光平躺在床上,松田被两人夹在中间,萩原挣扎着摸起手机


 “莫西莫西,这里是萩原研二”


 “那个...萩原先生吗...”


  嗯?这个声音是...


 “陈向南小姐,难得你会联系我,请问有什么事吗?”萩原坐起身来,陈向南作为协助人的其中一员,生前是一位优秀管理人的她同时也是中心负责管理所有协助人的出勤和调休,虽然对于他们来讲她只需要负责记录一下谁替了谁出几天任务,同时作为解羽沆的契约队友,她经常要带着解羽沆去现世。


 “啊,这次打电话来是转告大姐的话...嗯,眼看就要元旦了,首先恭喜你终于可以享受一次每年惯例的跨年假期,也不知道你这孩子到底走了什么霉运,这都第四个年头了才赶上一次跨年假期,15号之后跟你的两个好兄弟好好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吧。不过在那之前,你们还得帮小向南一个忙,这次任务有些麻烦,光是小向南带着解羽沆估计没有办法应付,我想你们合作应该可以在15日之前结束这次任务...这样。”


 “肖桑还真是...那陈小姐,你现在在哪,我这就去找你”


 “啊,这个...”——咚咚咚 


 “喂,开门”


  一阵敲门声后有男声传来,电话那边也颇为无奈道


 “......解羽沆等不及了已经带着我到你家门口了”


 这时诸伏景光已经走到了门口,还顺手拉起了还躺在床上的松田阵平,他手握门把,用眼神询问萩原开不开门


 “让他们进来吧小诸伏,没想到那个家伙这会儿这么积极...”萩原也很是无奈,他和解羽沆的关系不是很好,准确来说,是解羽沆单方面的与他不和,自从那次会议见过一面后,萩原研二就感觉解羽沆在有意无意的针对自己,本来以为他会甩脸让自己去找他们,结果没想到对方居然在接到任务的第一时间来砸自己的门。


  待到陈向南和解羽沆坐下,萩原递给他们一人一杯水“两位先坐着歇会儿,先让我们看一看是什么情况”诸伏凑到萩原旁边跟他一起查看资料,


 “一个人自杀之后整个学校都出了问题...”


 “起因是一个高二的女学生跳楼自杀,之后从当时目击了她自杀的学生开始,现在整个学校的学生都被困住了...”


 “协作人那边也无法进入学校...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了啊。”诸伏站在一旁小声说着


 “的确,情况紧急”萩原抬头看向解羽沆,见他正看着坐在一边的松田发呆,转头对陈向南说


 “陈小姐,现在看来情况紧急,我们现在就行动吧”


 “好的,不过还是要麻烦萩原先生和你的同伴稍等一下,因为在被解羽沆扛过来之前我还在统计替班,工具箱还没...” “给你”


 解羽沆随手把陈向南的工具箱丢到她怀里,回头看向萩原


 “这次你也打算带着他一起?”这个他,说的是松田阵平“我劝你还是算了,这次情况不同以往,你不会有照顾他的时间的”


 “解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他跟着肯定会散的意思”


 “!” “解羽沆!!!”陈向南跳起来捂住解羽沆的嘴“十分抱歉萩原先生诸伏先生,他不太会说话冒犯到两位真的是抱歉!!!”


 “听解先生的意思,是很了解这次行动?”诸伏景光询问道,解羽沆一边说着“老实点小不点”一边把拎起来放到自己怀里困好


 “你们日本好像还是很讲究前后辈的吧?嗯?作为你们的前辈,我自然是经历过比你们更多的任务,萩原,知不知道为什么肖姐会让你跟我们一起出这次任务?”


 “是之前会议提到的新神教吧?这次和那次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岂止是相似之处...当时新神教事件开始的时候,在他们的大屠杀直播同时也会有很多小地方发生事故,其中有一次跟这次类似,但远比这次的事态恶劣得多,当时几个健全的协助人去处理最后还是损失惨重,退一步说,就算这次的强度只有当时的十分之一,也不是他这种快要散了的游魂该去的地方。年轻人不如听老人一句劝,你留他在这等你回来说不定你们还能多在一起呆一阵。”


 “......”虽然不知道之前一直对自己不太满意的解羽沆为什么今天突然这么好心,但他说的也的确需好好考虑考虑。肖桑会做出这种决定说明这次的任务的确难缠,解羽沆作为协助人的资历的确不如肖凌语,但他好像是种花古时的杀人犯,死刑之后受了刑罚才一直留在这边没有进轮回...无论如何他也算是中心里实力顶尖的存在之一,而且听说陈向南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她是远程辅助的好手,否则也不会能和解羽沆一起搭档这么长时间。就是这样的配置的情况下还是找了我们几个,虽然我们都是新人,估计也是其他老牌协助人都没有时间才会选择平时训练名列前茅的我们几个...


 “...或许你说的对”萩原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松田“这次就...小阵平?”不知何时,本应是看着前面发呆的松田现在却侧过头来,萩原感觉他正在看着自己,愣了一下


 “噗——解先生,看起来事情并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萩原笑着对解羽沆说道,解羽沆小声嘀咕了一句顽固,便放开了陈向南。


 “随你,赶紧走吧,虽然我们去早去晚都没差,估计里面都没有活人了”


 一行人到达目标中学,远处似曾相识的人影逐渐接近


 “许久不见,萩原先生,陈小姐和解先生”


 “好久不见啊鹤田先生,上次见面还是我刚入职来着吧”萩原朝鹤田正也打着招呼,陈向南也应了一声许久不见,解羽沆则看着学校的方向


 “现在情况如何?”


 “解先生还是这么不给面子,因为还是工作日,学生与教师都被困在里面,从事发到现在大概也有一天了,因为昨天出事之后警方接到了多个孩子失踪的报案,简单调查发现和上午的跳楼事件同属一个地方,那边人就跟我们联系想麻烦我们调查一下,之后就是现在这种情况”说着鹤田正也看向学校的方向,很明显的黑雾笼罩着学校


 “我们已经尝试过进入,但应该是那些黑雾的缘故,进去的下一刻就会走出来,就像鬼打墙一样”鹤田正也回头看向解羽沆“接下来就靠几位了”


 “切,虚伪”解羽沆说着走向校门口,陈向南朝鹤田正也道了声抱歉也跟着解羽沆过去


 “鹤田先生,情况紧急,我们几个也一起过去了,叙旧之类的等我们出来再说吧。小阵平,小诸伏,我们走吧”


 鹤田正也看着五人走向学校的背影


 “......各位,武运昌隆,平安归来”他深鞠一躬



 “那位解羽沆和这位鹤田先生有过什么纠纷吗?”诸伏景光小声询问萩原


 “我也不知道”萩原耸了耸肩“不管是解羽沆还是申清姐好像都对鹤田先生有点敌意,想来应该是在我们之前,有发生过什么吧。”


 “说起来...那位申清小姐和解先生,都是种花人啊...会不会是种花和霓虹之间在此之前有过什么矛盾?”


 “这个...” “萩原先生——我们准备进去了哦——”陈向南的呼唤打断了萩原刚要出口的话语


 “这就来——这些事情之后再说吧,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这次也要加油哦小诸伏!”说到这里,萩原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还有小阵平,如果真的发生了我顾及不到的时候小阵平就交给小诸伏你了”


 “啊”诸伏景光应道“知道了,你也注意安全”


 “那是当然的了”


 穿过浓雾,映入眼帘的是与外面完全不同的场景,透过薄雾能看到暗红色的天空,如此环境之中,学校的所有教室都亮着灯,却给不到人一点安心的感觉,只觉得诡异...


 “好大的雾...还好还能看到一点”萩原环顾四周发现还能看到同伴,稍有庆幸“不过这么浓的雾,是恶灵干的吗?”


 “不是,是新神教的人”解羽沆肯定地回答道“之前他们就用这个方法坑了很多协助人...”


 “可是”陈向南有些奇怪“没记错的话当时新神教的所有成员都按律诛杀九族了,怎么可能还有残党”


 “这就是问题所在...啧,到底是哪个混蛋办事不利,看我回去不给他找出来让他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那群活人进不了学校就是因为新神教的人布置了这种迷雾阵”


 “就是说,只要破了这个迷雾阵,外面的人就能进到学校里来了?要说阵的话肯定有布置的东西之类的吧?”


 陈向南接着诸伏景光的疑问向两个新人解释“一般来讲,破阵需要破坏阵眼,而新神教的所有阵法的布置都是依靠了这个阵内的恶灵生前的怨念之物,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找到了这个东西自然能破开阵法。不过问题就是”


 “我们既不知道有多少恶灵,更不了解它的执念是什么,对吗”


 “恶灵应该只有一个”陈向南反驳道“这所学校唯一的死者只有昨天跳楼的那个女生而已,所以只会是她成了被新神教利用的恶灵”


 “接下来分头去找吧,小不点你带着那个,你和那个快散了的跟我走”解羽沆这样分配着,萩原有些奇怪


 “现在这种情况难道不是一起行动的更为妥善吗?为什么要分开行动”


 “学校走廊有多大你不知道?我们五个人挤在一起如果要行动根本施展不开,而且在不知道阵眼数量的情况下,让知道阵眼特征的我和小不点分头行动效率更快吧?小不点,你们在教学楼找找,我带着这俩人去其他地方逛逛”


 “好的,你们注意安全,诸伏先生,跟我来”


 诸伏景光看了看萩原,见对方也没有别的办法,对萩原说了一句注意安全就跟着陈向南跑进教学楼。而萩原研二也带着松田阵平跟着解羽沆往校内走去。


  三人组决定从学校最里的礼堂开始入手,进入备战状态的萩原研二和解羽沆推开礼堂的大门,里面仿佛人间炼狱般的景象,整个礼堂内部好似经历过一次大屠杀,墙边和天花板上满是残肢断臂或是不成形的肉块,黑红色和白色交织的礼堂内为数不多的几具完整的尸体口中和眼中插满了黑色的细针跪在地上围成一个圈,他们的肠好像是被人为操作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图案。


  “!这是什么啊...这种惨状。”萩原研二无法想象这等惨状若是被报道出去,肯定是会引起社会的恐慌,


 “啧,完完全全就是在挑衅,喂,你”解羽沆对着萩原指了指地上由肠组成的复杂图案“蛇尾鸟,这个是他们标志,记好了,之后就看着这个图案找阵眼”

 

 叮!


  金属与金属碰撞的声音在空荡的体育馆中回响,松田阵平持刀挡在萩原身前,一根黑色的针落在地上,然后蒸发消失。


 “来了吗?”解羽沆右手一甩,几柄剑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环顾四周,萩原则是拿着手枪戒备着周围,半晌都不见再有任何动静


 “出去吗?” “这里估计是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这次的恶灵估计不会很好对付...先出去”简单商量之后,三个人背靠着背走出了体育馆,而就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体育馆的图案中间,一个黑色的影子慢慢立了起来。


 另一边的诸伏景光和陈向南在教学楼内游走,与萩原他们所见的不同,教学楼内空无一人


 “奇怪了,事情发生的时候应该还是学生们的上课时间,可是这里灯火通明却没有一个人”

 

 “的确,也不知道萩原先生和解羽沆那边怎么样。”

 

 “对了陈小姐,阵眼有什么特征?”


 “啊,对,据之前的案件资料显示,他们习惯在阵眼留下属于他们的标志,一只长着蛇尾的乌鸦。”


 “长着蛇尾的乌鸦?”


 “是的,嗯...大概是长...这个样子”陈向南伸出右手,一个图案逐渐出现在空中。


 “原来如此...不过你这是”诸伏景光比划了两下“怎么做到的?”


 “?你是说这个类似投影一样的东西吗?其实也是工具箱的功能啦,你还是新人不知道也正常,工具箱所用的并非普通的科技,它主要依靠的是使用者的想象力。”


 “想象力?那不就是说!”


 陈向南看着有些兴奋的诸伏景光,笑着解释道“想象力足够丰富的话,你甚至可以成为一个魔法师。不过还是需要一些熟练度才行。”


 “原来如此...”诸伏景光思考了一下,突然眼睛好像瞥到有什么东西“小心!” “救命啊!”


 诸伏景光的话音未落,只见陈向南一手持巨斧一斧将突然袭击的东西切断,一手将求助的人推到自己身后,黑色的蛇头落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化作一滩烂泥融化在地上,而那东西的后半截在两人的眼前缓缓退回到黑暗处,并在下一瞬间几个蛇头一起冲向三人。陈向南一个翻手,巨斧随着她的动作砍断了不少蛇头,诸伏景光则举起手枪解决漏网之鱼,枪枪爆头,两轮攻势下来,确认已经没有动静了的二人看向刚刚求助的人,


 “那个...你们是学校的职工吗?”


 女孩身着校服,浅金的发色和深色的皮肤让诸伏景光有种见到了幼驯染的既视感,如果这个学生不是女生的话


 “小姑娘,你看得到我们?”陈向南这样向女学生询问,眯着眼女学生定了定,犹豫着开口试探


 “...能...难道,你们跟那些东西...”


 见女学生有些害怕,陈向南立刻开口安抚道“啊,不是的,我们是特殊行动部门的人,因为配备了一些特别的装置所以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才能看到我们,这也说明你是一个特别的孩子哦!”


 “孩子...明明你看起来比我小...”身高只有一米五几的陈向南站在看起来将近一米七的女学生和一米八几男性中间非常显小,诸伏景光忍住笑意好不让这位前辈太过难堪


 “我的就职时间可要比你的年龄大多了,小姑娘”陈向南有些不服地小声说道,随后向女学生询问“我们正在找一些东西,请问关于昨天上午自杀的女学生,你知道多少?”


 “是说夏目同学的事吗?她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之间关系还算不错...你们想打听什么”


 “那我能问一下,这位夏目同学是因为什么自杀的吗?”


 “夏目她...是被这个学校的所有人杀死的!那群人就是看她长得不错成绩又好,自己技不如人就陷害夏目,合起伙来栽赃她,其他的同学们不是凑热闹就是视而不见,老师也不重视,之后...之后”女学生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昨天的时候,她还来找了我,说了好多话...我还是没留住她...”


 女学生稍作缓和,接着说道“不过学校现在这个样子,这可能就是报应到了吧”她的语气中带着些大仇得报的快意,陈向南也只是笑笑


 “谢谢你提供的信息”紧接着她询问女学生“对了,还没问过你的名字”


 女生沉默几秒“......我叫二階堂落雪”


 “好的二階堂同学,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还委屈你跟我和我的同事再同行一会”


 “...你们,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那就要看同学你有多配合我们的工作了”陈向南笑着回答道


 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诸伏景光看着这位二階堂落雪,外表看起来可能还是符合学生的形象,但话语之中好像有一些违和,他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陈向南,见对方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二人在无言中达成默契,带着这位“女学生”继续向前。


  多了一人同行的二人组之间减少了对话,又碍于不好在活人面前暴露自己并非活人的身份,搜索的进度照比之前慢了一些,走遍整个教学楼都没看到半点标志的影子甚至楼顶都找过一遍了的二人带着二階堂落雪向操场走去


  “诶呀妈呀这活活像是大海捞针”陈向南边走边感叹道“要说前辈们可能是一群人找不完,咱们这就是地大物少纯累人嘛”


  “也不知道他们他们的进展怎么样”诸伏景光看着外面还是和进来时无差的景色“不过看外面的样子好像还没有解除阵法”


  “我问问他们进度怎么样,省得接下来找重了”


  前脚陈向南掏出手机,后脚诸伏景光就见外面有三个影子摔在操场的草坪上


  “!!!那是...萩原!松田!”





  “说起来,我们这样连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不知道的情况找那种关键的东西,难道不是在大海捞针吗”被解羽沆硬拖到体育馆女更衣室的萩原在第不知道多少次对着被自己打开的柜子主人道歉的时候这样问道


  “其实也不完全什么都不知道”在他后面翻找的解羽沆反问他“你觉得什么会使一个女学生自杀”


  “第一种能想到的可能大概就是校园霸凌了吧”


  “那如果是这样死去的人,会对什么有怨念?”

 

 “曾经霸凌过她的人?或者跟她被霸凌有关联的关键物品”


  “现在看来原先在这个学校里的人要不变得和礼堂里那些肉泥一个样,要不就是被新神教的人抓去做了养分,所以我们只能找东西了,所以,认命找吧新人”


  我都干了四年了怎么还叫我新人呢...萩原在心里摸摸吐槽,无奈叹气之后只好认命地打开下一个柜子

 

 “大概只有这种时候才会羡慕小阵平不用做这种羞耻心爆棚的工作了”


  辛苦两人翻找了一圈,可惜最后还是毫无收获。不过事情在他们走到游泳池的时候终于有了转机。

 

  在十二月的寒冬天气,本不该有水的露天泳池中漂浮着什么白色的东西,萩原和解羽沆再次戒备起来,手持武器分别从两边靠近泳池另一端的不明漂浮物,他们一直在找的阵眼,被标记了的怨念之物正飘在水面上,那是一具尸体,一具头部像是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的尸体,正背朝上飘在没有冻结的水中。


  “这个应该就是阵眼了吧...”萩原注意到那个不正常形状的头部,只有受到外力冲击才会造成的效果,这很难不让他想到整个事情的起因,那个自杀的女学生。“难道是,那个跳楼的孩子自己的尸体?”


  解羽沆看着水面的尸体,从踏入游泳馆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很违和,他看着有着新神教标志的尸体,依照他所知的他们的作风“...不对!”他二话没说拽起萩原和松田的胳膊往围墙外的操场跑去,被拽着跑开的萩原就看好像有什么东西冲向自己,立即架盾阻挡,三人就这样被水中突然伸出的黑色巨物一下打飞了出去,直直地落在操场的草坪中央


  “萩原!松田!”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萩原循着声源就看到向他们跑来的诸伏景光和陈向南,身后好像还跟着一个...降谷零?


  “萩原,没事吧”


  萩原一边站起来一边回应道“啊,没事,那个,小诸伏,那位是?”


  “是我和陈小姐在教学楼里发现的幸存者,松田呢”


  “我和小阵平刚才都被解先生拽着来着”二人四处寻找着,萩原看到不远处已经站起来的松田安心下来,回过头想询问诸伏景光他们的情况如何的时候,却看到诸伏景光正拿着狙击枪,警惕地看着他们飞出来的方向,顺着目光看去,象征着恶灵的黑色物体正在越涨越高,隐约的中间好像有一块白,在那一团黑中格外显眼,突然空中银白色的光线闪过,恶灵刚涨高的体量被解羽沆用钢线拦腰切断,包含着那一块白的上半部倒在操场边缘,在接触到地面的下一刻像水一样散开来,那一块白色的全貌也展现出来——是萩原和解羽沆在泳池发现的尸体。


  正当解羽沆想要故技重施用钢线破坏尸体的时候,散开了的黑色物质迅速包裹起尸体并跳开,留在泳池的下半部也迅速涌向被夹带着跳开的尸体,最后聚合成一个看起来一米六几的人形


  “夏目!是你吗夏目!”跟着陈向南一起跑向解羽沆的二階堂落雪看着那一团不明物体变成熟悉的身影之后也顾不得恐惧,她颤抖着跑过去,风带起她及肩的短发,奇怪于为什么这里还会有学生活着的解羽沆转头就看到了她耳朵上没有头发遮挡黑色羽毛装饰的耳饰,原先准备刺向恶灵的几柄剑直直的刺向二階堂落雪,见有杀器冲向自己,二階堂落雪脚下一个急刹,几柄剑就那样钉在她面前的地面上。


  在二階堂落雪之后的萩原研二和诸伏景光被解羽沆这波操作弄得一惊,在看到剑尖方向调换的时候就停住了脚步,陈向南手握武器面对着恶灵,向解羽沆解释


  “那孩子是我们在教学楼找到的幸存者” “幸存者个屁!她是新神教的人!”


  解羽沆话音刚落,刚刚的恶灵就瞬移到了二階堂落雪身边,自二人的影子之中,三个蛇头盘旋而上,立于操场中央,二階堂落雪站在蛇头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解羽沆“没想到这里还有当年的幸存者?”再次开口的她原本女生的声音里还夹带着男性的声音,解羽沆不屑


  “本以为是当年的漏网之鱼,没想到还是你这个领头的给自己留了一手,不过意外的是你这次居然没有再聚集信徒”


  “不过是许天成的走狗...”她转头看向另一边“不过没想到你们连游魂也要拉来干活,还有...”她的视线在诸伏景光身上停留片刻“苏格兰”


  突然,她眉头一皱,看向萩原,稍作思考之后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副面具戴上,然后转身消失,同时三个蛇头张大嘴巴,半人大的黑鸟从里面飞出来,俯冲袭向在下面的五位协助人。


  以普遍情况而言,对于没有体力上限的他们来讲,只要不是太过碾压攻势是基本可以抵挡,但现在偏偏就是那个特殊的情况,萩原抬头看着高处的女学生,或者应该叫新神教的人,现在他不确认松田阵平还能不能扛得住,他的手上摩挲着之前开会肖凌语给的求助道具,以一直以来的经验看来,这次事情可能要比肖凌语一开始预测的还要严重,求助之后大家一起平平安安地回去不比什么都强?在二階堂落雪说出诸伏景光生前的代号的时候,他捏碎了那块泛着淡淡白光的石头,也就是他这一个小动作,让他真正地和二階堂落雪对上了视线,没有焦距的灰紫瞳中带着点杀意,左眼的重瞳让她更有压迫力,可能是她感觉到了救兵正在赶过来,不然她会直接让自己灰飞烟灭,萩原有这样的感觉。


  在开阔的地方对付成群的敌人最好的方式无非就是大范围的杀伤性武器,被分隔在操场两端的两组人也自然是选择了让这些天上的家伙吃点枪子儿


  “萩原,我感觉,如果我们就这样被拖在这里面的话事情可不太妙啊”诸伏景光扫射着冲来的大鸟,做着同样事情的萩原安抚道“我已经向其他协助人发送了求助信号,刚才那个人会离开有可能是感觉到了援兵正在赶过来,总之,先撑到来人”


  没过一会,黑鸟的攻击停止了,巨大的蛇倒塌下来,只留一开始的人形恶灵立在那里,刚想喘口气的诸伏景光侧过头想要看看被分隔在另外一边的两人组尚可安好时,就看到黑蛇张开血盆大口朝面对着它的松田咬去,萩原立刻架盾阻挡,但就在蛇口咬住盾的下一刻——盾碎了


  “萩原!”

.

.

.

  “...萩原!!!”




tbc.


  想了想我好像只推一个人所以

顺便附上原图

还有炫耀自己给自己做的水印

非常不知死活的尝试了用73的早期画风改了几张警校篇的截图,初尝试感觉大概还行(?

对不起班长我画不动了下次一定

  关于某人都6刷m25了却才想起来发点一刷时摸鱼那些事(m25的hiro真帅啊)不得不说m25太上头了